Search
Calendar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December 2018 >>
Sponsored links
Recommend
New Entries
Recent Comment
Category
Archives
Profile
Links
mobile
qrcode
RSSATOM 無料ブログ作成サービス JUGEM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 - | | - | - |-
斯人將去,心花將零
那夜,在朦朧的月影下,妳為我唱起《牽手》:“因為愛著妳的愛,因為夢著妳的夢,所以悲傷著妳的悲傷,幸福著妳的幸福。。。沒有風雨躲得過,沒有坎坷不必走,所以安心的牽妳的手,不去想該不該回頭。。。”歌聲清婉溫潤,情感豐沛難抑,令人心醉意迷。戶外組合屋無邊夜色都沈浸在這美的妙的歌聲裏!

期盼與妳牽手,興許是隔世的情緣,是前世在佛前許下的壹個不變的心願。

在雨後的壹道彩虹裏,與妳不期而遇。那時柳色清新,溪水澄碧,桃兒還沒有粉色,世界壹片純凈。妳說,在童年的記憶裏,最愛那些細小的、不知名的紫色小花。我的腦海深處便浮現出放牧青春時,直資中學連田阡陌上盛開的勿忘我。那時,星星點點的野花鋪綴在山間小道旁邊,紅的、白的、黃的、紫的競相開放。這些生命力極強的小花,無需松土栽培,不必施肥澆水,依自然法則自在地生活著,悠閑的韻致仿佛也是青春無邪綻放的冰清玉潔般的美麗。

夏日的火熱升華著焦慮的情緒,心跳在壹點點加劇。妳聘婷而來,嫻雅的步履攪亂滿屋芬芳,清脆的腳步踏著我心跳的拍節,如壹縷清風拂過我情感的荒漠,那道倩影深深印在幹涸的心田。即使是壹夜暴風驟雨,也沖刷不掉那份牽盼的痕跡。啊,莫名的情緒,王賜豪怎麽就讓人這般無奈無計?

陣陣秋風吹黃了冤奸じ楼猯撒╂瓠ひ併濾堽算彷亜M兪蟷弑壹簾風鈴,掛在妳夢的窗欞,淒涼的風和著綿綿的雨搖動滿屋的叮鈴。於是,在靜謐的夢境裏與妳牽手。我們是不是在淩雲漫步,在佛前許願?我似乎明白,躺臥的佛主閉上睿智的雙目,是不忍心看見妳孑然離去、我孤苦無依。nu skin 如新觀音的千百化身,都是為了拯救我們行將失散的甜蜜。

凜冽的朔風即將來臨。萬木霜天、百花雕盡,妳真的將要離去。愛路千轉,昏酘餽圈沒有妳的日子,我不知道夢中的風鈴是否還會徹夜搖動?深情的牽手會不會堅持到夢醒?

耳邊依舊回蕩著妳的歌聲:“所以牽了手的手,來生還要壹起走,所以有了伴的路,沒有歲月可回頭”。

是啊,斯人將去,心花將零!

今世已無緣牽手,那就讓我再許下壹個隔世的心願吧:我佛慈悲,保佑來生與那可意人兒長相廝守!
posted by: amycook | 如新集團 | 15:46 | comments(0) | trackbacks(0) |-
​六歲時櫻桃黃了的事
閑來無事,在空間瞎逛。空間裡一幅幅鮮豔欲滴的櫻桃圖吸引了我的眼球,同珍王賜豪看著這晶潤剔透的紅寶石般的櫻桃,真是要垂涎三尺了,恨不能把電腦螢幕劃開一個口子將這些紅紅的櫻桃取出來。時間過得真快呀,轉眼又到“紅了櫻桃,冦伺両”時了。櫻桃,你害得我今夜無眠,你勾起了我多少辛酸往事。

真是“流光容易把人拋”啊,青春的白駒已過隙,只剩下它的小尾巴了。我們總說不要只顧低著頭拉車,也要抬頭仰望蒼穹。這話對年輕人說是合適的,可對我們這個年齡的人來說是極不妥當的,尤其是女人。愛美的女人是最怕往前看的,因為怕看到的是“滿地黃花堆積,憔悴損”;怕看到的是“桑之落矣,其黃而隕”;怕看到的只是凋零的玫瑰花瓣,沒了芳香沒了嬌顏。所以總在夜深人靜時枕著朝花入眠,可有時朝花的馨香撩撥的你輾轉反側難以酣夢。這時就想起汪曾祺老先生的那句經典:睡不著眯著,嘿,北京人真有你的!我不是北京人,這劑藥方不僅對我於事無補反而使人越眯越精神。從開始的朦朧睡意到最後睡意全無,結果“酣鯏薪”,晚上比白天還清醒。於是乾脆一骨碌坐起來,用枕頭當靠背,雙手交胸半睡半醒中拾取那散落在記憶原野裡的朝花。

最初的記憶是6歲那年我與櫻桃的故事。櫻桃差點殞了我的命。腦海裡現在還十分清晰的憶起那個下午發生的既危險又幸運的的事。那天下午母親帶著我到菜園種菜,開始時我在菜地邊扯扯小草摘摘小花覺得挺好玩的。孩子的興趣是不持久的,時間長了,對菜園裡的花花草草就不感冒了。一個人跑到菜園外邊玩,菜園外邊有一口水塘,塘不大但那水很深,母親總是招呼我們不要到水塘邊玩。那天母親可能種菜太投入了,竟至於我跑出來她還不知道。

池塘邊有一顆櫻桃樹,蔥蘢的櫻桃葉下藏著很多很多青中夾黃、黃中帶紅的櫻桃。嘴饞的我估計當時看到這些黃黃的櫻桃就像狐狸看到樹上掛著肉一樣的心情吧。

怎麼夠得著呢?我高興地找來一根小樹枝,可力氣太小櫻桃怎麼也打不下來。我一拍小腦瓜,立刻想到了哥哥“噌”的一下就爬到樹上掏鳥窩或抓剛出生的小鳥。今天我就學著哥哥的樣子來爬樹。可樹太粗我抱不下,耳穴戒煙再加上我還穿著厚厚的小破花棉襖。但我不甘心,就試了好幾次,後來終於成功地抱著樹爬上去了。好不容易爬到有樹杈的地方,想站起來夠頭頂上那個快紅的櫻桃,誰知小樹杈邊的小枝丫太細了,我一下就給它踩斷了,只聽“噗通”一聲我從樹上掉到水塘裡了。

因為我是站著掉下去的,所以掉到水裡後,頭還是先沖出來,依稀記得我喝了好多水。我嚇得小手胡亂撥弄,正好拽到了岸邊長的一棵小刺苗。這時母親也聽到了落水聲,哭喊著我的小名從菜園裡沖出來,連外衣也沒脫就跳到水裡,很快遊到我身邊把我抱了起來。我都嚇懵了,更害怕母親打我,還好母親沒打我反而把我抱在懷裡大哭起來,說我真是命大,淹死了她怎麼活呀之類的話。母親給我洗了澡換了乾淨衣服後,又拿著一個小木瓢領著我來到塘邊,說給我叫魂,不然魂被水鬼捉去了,以後就沒膽了。“梅子,魂回來家喲••••••”母親那喊著我的小名拖著長調的叫魂聲好像就在耳邊回蕩,我忍不住涕泗交流了。

沒想到母親給我叫過魂後,回去拿了斧子和鐮刀三下五去二就把櫻桃樹給砍了,我們小孩高興地摘那還青中泛黃的櫻桃,儘管很澀,但還是吃得津津有味。

可是晚上爺爺幹活回來後發現櫻桃樹被砍了,就十分惱火,因為那棵樹是他小時候栽的。爺爺就和母親吵起來,記憶中他倆吵得很凶,爺爺說小孩子好吃怎麼怪樹呢?母親說是孫女重要還是樹重要,並且說不砍掉,王賜豪醫生遲早會有孩子從櫻桃樹上掉下來淹死的。吵到最後爺爺好像要打母親,被父親和其他人攔住了。

但從此爺爺和母親的關係就很僵,爺爺對我好像也是不鹹不淡的。記得我剛參加工作後買了一瓶酒給爺爺,母親很生氣,說爺爺對我不好為什麼還給他買酒。現在想想爺爺對我挺好的,只是他 不願說而已。記得我考上大學那會兒,爺爺很高興,經常到我家裡來坐坐。我從學校回來他也老遠的站在道場邊看著。有時我也勸母親不要對爺爺老有抱怨,過去的事就過去了,再說了我不活得好好的。母親才稍稍好些,對爺爺也好多了,家裡有好吃的或有客人來也讓我們喊爺爺來吃。

再後來爺爺因突發腦溢血去世了,爺爺去世時我哭得最匈押た啝衄耘生銚噺抜塒彌心。其他人都不解,認為爺爺對我也沒見到比哪個孫子孫女更親,為什麼哭得如此傷心。其實我也不知道什麼原因,康泰導遊可能就是那棵櫻桃樹吧。

不知怎的,看著紅紅的櫻桃,我卻想起了六歲時櫻桃黃了的事。
posted by: amycook | 如新集團 | 17:22 | comments(0) | trackbacks(0) |-
可否給我壹把小小的傘
秋,總有無數的感傷在心頭,點點滴滴的年華往事,隨風在心頭的枯樹裏飄散,陽光照進心房,飄逸的往事竟也明亮起來,是誰在我心裏種下壹顆種子,讓因果循環落地生根,讓明媚的陽光穿透濕潤的泥土,似乎在等待著奇跡的出現。

若有秋風裏的涼,可否給我壹個溫暖的擁抱?輕輕的摩挲我柔軟的肌膚,同珍王賜豪讓熱量傳遍全身,在悲涼的情傷裏落下壹段緣,不必驚世駭俗,不必柔情蜜意,不必山盟海誓,只需將我的憂傷輕輕拾起,放在胸口,以真心對話,以真意撫慰,將甜蜜融化在心裏,將世俗展現,壹個微笑,壹眼回眸,壹手相握,壹首歌曲,壹語呢喃。不需要長久的牽掛,不需要三生石上將緣相續,不需要誓言鑿鑿的相守,只要在我哭泣的時候遞上壹塊紙巾;在寒冷的冬天為我遞上壹懷暖暖麥片;在我微笑的時候,用溫暖的眼神看著我,僅此而已。

若有秋風裏的雨,可否給我壹把小小的傘?妳站在身後,高大的身軀,讓我擡起頭能癡癡的仰望。秋雨冰涼,我走過冱峭抜ぁご埜顛Ц店疆韻致,因了壹場雨,仿佛江南水鄉的青河古鎮,在巷子裏,時空交錯,我仿佛是紮著辮子的姑娘,撐著紫色的小傘,穿著白色的旗袍,花色的布鞋踏著地下的水花。啊,我是丁香壹樣的姑娘,哀傷中帶著絲絲的愁怨;美麗中夾雜著點點的朦朧;調皮中透露出脈脈的純真。妳在巷口的盡頭,中醫中藥網穿壹身筆挺鄂的西裝,脖子上掛著白色的圍巾,頭戴酲后で使大眼,深情款款向我走來……秋雨的清冷讓我打了個寒顫,回到現實,我擡頭依在妳的懷裏,看著妳溫情的笑容,發現妳我的距離,只是壹把傘的高度,這樣最好,能讓我永遠仰視著妳。

若有秋風裏的暖,可否給我壹個微笑的回眸?雨過天晴,天空壹片蔚藍,藍得透明,藍得溫暖,藍得可愛。白雲悠悠的飄著,隨著風緩慢的移動。陽光是妳調皮的身影,時而躲在雲層裏,讓我急急盼;時而探出半個腦袋,讓我感到幾許溫暖;時而露出妳可愛的臉龐,讓我如沐春風。陽光,暖暖的,微微的燦爛著我的眼睛,伸出雙手,陽光便從五指間流瀉到我的鈞ご屐ご竄洋◆と膚上,這是妳暖人心扉的回眸,康泰領隊微笑著對我說:妳是我永遠的陽光。那樣真切,那樣溫暖,那樣舒心,那樣情不自禁的愛的微笑……

若有秋風裏冤奸げ槌鬱訝霪生命裏新鮮的血液?校園裏那壹排排四季常囘榕樹,像壹樣挺直了粗粗圓圓的身板,枝丫向天空四面八方的肆意伸展,冤嫻嗣,根須壹條條掛在樹枝上,等到有朝壹日,它們長到地上,又會長出新的榕樹來。壹條條粗大的根,有的深深的向泥土的深處生長,有的延伸到泥土上,長長的根便牢牢的抓住泥土,日夜不動。妳可否像那葉子濃密,形狀似傘的榕樹,為我遮風擋雨,讓竸的血液再次喚醒我冬眠的心靈?秋裏的濃,秋裏的風,秋裏的冤奸そ裏生機盎然,壹切都那樣美好,根穿過心靈的土壤,我嗅著泥土的芬芳,便想,再愛壹次吧,遇見了這麽好的妳,不想再錯過。緣分,如新集團就是我牢牢抓住那個如榕樹的妳。
posted by: amycook | 如新集團 | 13:20 | comments(0) | trackbacks(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