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Calendar
      1
2345678
9101112131415
16171819202122
23242526272829
3031     
<< December 2018 >>
Sponsored links
Recommend
New Entries
Recent Comment
Category
Archives
Profile
Links
mobile
qrcode
RSSATOM 無料ブログ作成サービス JUGEM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

posted by: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 - | | - | - |-
​下次你願意陪我看雪嗎

又飄雪了 遠方的你還好嗎 Asian college of knowledge management
有沒有想起 我 想你了 想你甜美的笑容還有可愛的樣子

那雪兒飄落在你的臉頰 是我在輕輕的吻你

那白色的精靈隨風跳動 讓我想起你調皮的樣子 惹人愛

好想你陪我一起看雪 一起嬉笑一起打鬧

沒有你的日子夜是那麼的寂靜 那麼的漫長 那麼的沒有邊際 讓人看不到盡頭

窗外的馬路 幾盞昏黃的路燈還在無力的亮著 零星的幾輛汽車還在賓士

推開窗刺骨的寒風迎面吹來 讓人渾身顫抖

雪可以把一切都裝點得乾淨而原始

仿佛這個世界上所有的悲傷淒涼的糾葛 悲慘的命運 不甘的纏綿 都不曾出現過

那睫毛上凝結的霜花 是眼淚帶來的告別

冬雪是你肩花上的絨 水晶是你眸裡的瓏 你在鐘聲裡走來 手持誓約 滿身寵愛

雪還在飄 飄落在手心感覺就想你一樣溫暖康泰導遊

雪還在飄 飄落在你的窗前 那是帶著我的祝福來看你了

看你睡熟了沒有 看夢中的你笑了沒有

你笑了 我也會笑著離去

夜深了 身旁的咖啡早已涼了 再不想起身換掉

冰涼的雙手還在不停的敲打著鍵盤

就這樣一直靜靜的看著窗外的雪

看到她累了停止舞動 我也跟著睡去

等到下次初雪我想你陪我一起看

牽著你的手再冷心也是暖的

下次你願意陪我一起看康泰
posted by: amycook | 回想感嘆 | 16:10 | comments(0) | trackbacks(0) |-
夢,發生在看不到的地方
 那些日子已經遠去,像一場夢,很快就醒了。

蘇州,到時正是細雨蒙蒙,就像歌裡唱到的“來到這裡就是黏,黏住過客的思念”。這就是江南嗎,蘇東坡的,王觀的,杜牧的,白居易的,都不是,已沒有了當時的韻味,不知他們來了還能不能吟出“水光瀲灩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若到江南趕上春,千萬和春住","千裡鶯啼儕嚢函た綢嫉崖埃魎風","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冉〕".

昆山,雨巷,河道,小橋。依然逢不著戴望舒《雨巷》裡了的女子,也沒有人會有雅興撐著油紙傘獨自彷徨在悠長又寂寥的雨巷了,三三兩兩匆匆忙忙的身影,烏垃圾遍佈的河道,充斥著工業衣冠文物的氣味。夜歸,獨自一人,循環往複的巷子,讓人摸不著頭腦,穿過一個又一個小道,一遍又一遍路過相同的石拱橋,理髮店,就是找不到住的地方。站在街口,昏黃的路燈,來往的車輛,迎面的涼風,給不了我要的答案,我依然找不到回去的路。午夜了,人煙寥寥,掏出手機,打開電話薄,從頭翻到尾,從尾翻到頭,究竟要告訴誰我的遭遇,可以告訴誰。打開,合上,還是不打擾的好。一個人要習慣走醢。再一次返回。邂澱羸雲遠暃敕飛舞,那是什麼。我無比欣喜,螢火虫──三個字跳入腦海。霎時,那微弱的光點亮了我的嘴角,做了一個上揚的弧線。星星點燈,我糊裡糊塗走到了門口的桃樹旁。夜,不再長去斑

上海,一個繁華的都市。魯迅的上海,張愛玲的上海,安妮寶貝的上海。我在大街上遍尋他們的影子,毫無蹤跡 。我發現這裡也不過是一個鋼筋水泥,石頭森林的城市。洶涌的黃浦江已無昨日叱  風雲的人物,閃爍的霓虹掩蓋著慾望和貪婪,熙熙攘攘的人群神情漠然的擦肩而過。我,只是一個過客。停留,只是短暫的。這是一座荒蕪的城,因為,對我,很陌生。我從南走到北,從北走到遏ぽ麝人知道我是誰,我用雙腳來丈量這個城市,沒有終點。堙黃浦江,天橋,東方明珠。沒有激動,我對這些中規中矩的建築沒有感覺。一心向往那些古典的建築,可惜只有外灘殘存,卻一直沒機會去。世博園,響亮的名字,只能聽聽,我那微薄的工資那裡可以這般奢侈。幾個公園到有幸看看。魯迅公園,早就聽說,那裡都可以不去,唯獨這裡不能。先生墓在大樹環繞中,來人稀稀寥寥,我坐在石階上。燈昏亮著,先生好像向我走來,我給先生打招呼,沒有一絲寒暄。我對先生說,趙太爺依舊耀武揚威,阿Q大行其道,祥林嫂被城管追的東奔西逃。先生吸了一口煙,煙霧中,沒有言語,只是一絲冷笑,像是不屑,也像無奈。夜深了,我怕這無言的夜,落荒而逃電單車

走在街頭,胡亂拍照。看到一些背影,一些氣質不凡的女子,我想當年的張愛玲也許就是這樣,也許安妮寶貝就是其中一個,按下鍵,只能拍到側影,我實在沒勇氣在她迎面走來的時候拍下。一次逢雨,避雨在一公園,看到被雨淋的芭蕉,就是雨打芭蕉,當時沒想到留住瞬間。走出幾十步遠了,又回去拍了下來,就是空間照片上的雨打芭蕉。那時走一個小時去黃興公園,走兩個小時去共青森林公園,到了幾十元的門票讓我望而卻步。凡是要錢的我一概不進,別想賺我的錢。

除去少有的外出,就是工作了。與驕陽較勁,與勞累較勁。干最累的活,掙最低的工資,沒人在乎你的底線能不能撐住。較勁的結果,我贏了。因為,秋天了,我也該走了。扛著沉重的鋼管,忍著劃破皮膚的疼痛,任汗水濕透衣服,落入口中,咸咸的。大口大口的喝水,依舊口渴。看著身後拔地而起的高樓,我終於明白埃及的金字塔是怎么建成得了,那是一些生活在地獄的奴隸完成的,說那是一批自由人間的一定出自出身富貴的大言不慚。那有帶丁的方木的地面,昏暗蚊虫叮咬的地下室,破爛不堪的鞋子和衣服,大杯大杯的白開水,遠離了我。我走了,他們依舊,他們建造了宮殿,得到的卻是棚舍,沒人在乎他們。報紙和媒體的謊言,成了真理。八小時工作製,生命的尊嚴和健康,對他們而言,就是神話脊椎側彎

大風從北刮到南,無視醋誅拓嫐澄生活依舊,一切都在發生,在我們看到看不到的地方。
posted by: amycook | 回想感嘆 | 13:05 | comments(0) | trackbacks(0) |-